當前位置: 首頁 » 企業人物 » 正文

姚建軍:“花花世界”里的第六產業

放大字體  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:2016-01-22  
一月,是上海最冷的時候,也是傳統的農閑季節。 但在松江泖港鎮,100多畝的田野里,種花的農民卻已忙得熱火朝天。待到春天,一
      一月,是上海最冷的時候,也是傳統的農閑季節。
 
      但在松江泖港鎮,100多畝的田野里,種花的農民卻已忙得熱火朝天。待到春天,一塊塊讓人震撼的七彩花田,又將呈現在這片大地上。
 
      是否感覺有點似曾相識?沒錯,去年秋天,這里剛舉辦過松江菊花節,一幅幅大地花毯式的航拍照曾在微信朋友圈里廣泛轉發?;刎撠熑艘ㄜ娬f,今后要把花卉生產功能轉移到外省市,上?;貙iT用來舉辦大型花展,全力打造“第六產業”。
 
      步入“花花世界”三十年,姚建軍所在的虹華公司已經做到了三點:一年出產菊花苗1.8億支,在國內規模最大;一年出產菊花2000萬支,同樣是國內單家企業生產能力最大的;目前擁有2000多個菊花品種,在國內數一數二……現在,這樣一家搞生產和研發的企業要搞花展,愛上美麗而熱鬧的“面子工程”,是否是一種玩票?
 
      姚建軍不同意。他說,投身農業領域,不能急功近利,必須懂得堅守;但是,要把農業真正做成有亮點、有賺頭的產業,卻是不能墨守成規的,需要不斷突圍、不斷創新。仔細數來,虹華已有三次“轉身動作”,才擁有了今天。向“第六產業”進軍,是第四次轉型。
   
      真的需要這么折騰嗎?
 
      昔日教訓
 
      1970年出生的姚建軍,在進入花卉行業的前10年,絲毫沒有領略到“花花世界”的風光,體會到的是傳統農業的艱難。
 
      剛從中專畢業,18歲的他被分配到上海市林業站,進入其下屬的花卉良種試驗場。1991年,良種場與日本公司合資搞菊花種植,他又到企業工作。在中日合資的10年里,他從最基層干起,先后當過操作工、班組長、生產部經理,再到副總經理、總經理,一步步成長起來。
 
      他所說的艱難,并不是指自己打拼辛苦。當時,之所以成立合資企業,主要是由于日本對菊花產品的需求很大,而其國內的生產成本較高,于是日本公司便來到中國建立生產基地,種植菊花再出口到日本。當時,合資企業只種一個菊花品種,叫“秀芳的力”,白色、大花型,主要用于葬祭方面,在日本特別受歡迎。那時,企業一年最多產60萬枝菊花,年產值300萬元-400萬元。然而,這個公司苦心經營多年,卻始終沒能靠種菊花來養活自己。
 
      體面的合資企業,為何生存艱難?與日本的本土企業比,中國公司不是有成本優勢嗎?這實在讓人費解。后來,姚建軍到日本進修了3個月,跟著一名曾獲得日本天皇大獎的種花師傅學習,并仔細觀察分析那里的菊花行業,才發現了其中的奧秘:中國人種菊花,僅有成本優勢,在其他方面卻有許多短板。
 
      當時,日本人種植菊花,已實現周年化供應,也就是打破了季節性。因為有先進的設施設備,他們可以在大棚里加溫,為菊花營造一年四季穩定的生長環境。而在中國,還是很大程度上靠天吃飯,只能在最易出花的季節有較好的產量。同時,日本對于花卉進口的檢驗檢疫要求非常高,一旦達不到要求,一批貨就要全部銷毀,還得貼上運輸費、處理費等。另外,成品花卉的單支分量較重,空運成本非常高,這也進一步壓縮了利潤空間。以上種種因素的制約,導致了合資企業很難盈利。
 
      于是,這家合資企業只能另辟蹊徑,靠發展副業來養活自己。有時,他們在國內收購一些花卉品種,出口到日本銷售;有時,他們又收購日本的其他園藝作物,到中國來銷售。通過這樣的進出口貿易,來賺取一定差價。
 
      “我們的農業,如果再寄希望于成本優勢,很容易走進死胡同。”市農委一位專家告訴記者,當前,我國農業正遭遇“三夾板”困境,一方面國內的勞動力、原材料等成本越來越高,另一方面國際糧食等價格持續走低,而受“黃箱政策”(指價格補貼、營銷貸款、面積補貼等政策)的制約,我國農產品獲得補貼的空間越來越小,低價難以為繼,而漲價又沒競爭力。同時,國內的資源壓力和環境壓力越來越高,農業再靠粗放型經營沒有出路。
 
      姚建軍用自己親身實踐,證明了這一點。

      絕境突圍
 
      雖然當時還不是公司的重要角色,但姚建軍進修回國后的一個建議,挽救了虹華公司:不再種花來賣,而要改種菊花苗。
 
      他的幾點理由,是建立在對日本菊花產業深入分析基礎上的。
 
      對虹華公司來說,一來,花苗的單支分量輕,運輸成本相對較低;二來,種植菊苗對溫度的要求沒種花那么高,國內設施水平基本能達到苗的周年化生產要求;第三,花苗是賣給種植者的,不太會受終端市場影響,價格基本穩定。
 
      在日本,當時并無專門從事花苗生產的規模企業,花農們都是自行育苗,自給自足。因為,相對于成品花來說,花苗的市場價并不高,卻對日常技術和管理要求更高,所以,日本花農更愿意種植成品花。
 
      一支苗看起來不貴,但對花農來說,其品質好壞卻至關重要。因此,虹華公司要想讓日本花農來買自己的苗,可沒那么容易。
 
      頭一年,日本有關方面只給出了50萬支的訂單,要求虹華公司每周供應1萬支花苗。這實在是個很小的訂單。按照一支菊花苗0.3元來計算,一萬支苗的銷售額只有3000元,一年50萬支苗的總銷售額才15萬元。但在姚建軍看來,這并不是一份訂單,而是一張考卷,考驗虹華公司的種植技術和周年化供應能力.
 
      一年下來,考試合格。第二年,訂單變成了200萬支,是原來的4倍。第三年,訂單再翻一番,達到了400萬支……而這樣的信任一旦形成,其他供應商就很難與之競爭?,F在,該公司供應日本的菊花苗已達到一年1億支。
 
      到了2000年,虹華公司轉制,日資全部退出,姚建軍等員工開始持股,大家的積極性越來越高。最初,公司只培育一個品種的苗,后來,更多日本公司找過來,委托虹華公司為其育苗。于是,虹華公司掌握的菊花品種越來越多,從1個到10個、100個,再到200個,如今已集聚了2000多個品種,在全國同行業中罕見。
 
      一開始,大家的注意力還全在菊花苗的訂單上。但姚建軍很快又發現自身局限,要是日本有什么新品種出來,肯定不會第一時間交給虹華公司來繁殖,這樣他們就十分被動,很難真正引領市場。
 
      必須要研發、培育自己的新品種!于是,該公司開始建立資源圃,并逐步做雜交試驗,啟動了選育新品種的長期工程。如今,公司已擁有幾十個有自主知識產權的新品種,并依靠其每年一兩億支的花苗供應能力,讓新品種得到迅速推廣。
 
      從“花”改為“苗”,虹華公司觸底反彈。但姚建軍又提出:“只有苗,沒有花,也不行。”畢竟,花的產值明顯更高。更何況,如今,虹華公司的實力更強,已有能力實現花的周年化生產。如今,公司鮮切花年產量也達到2000萬支。
 
      從花到苗,再到種源,之后再到花——虹華公司“轉”了好幾次,終于轉出了自己的新天地。
 
      全新“花頭”
 
      眼下,姚建軍又有新想法:上海已經不適合種植花和苗了。這也是他對菊花節、“七彩花田”興趣越來越濃厚的原因。
 
      “20年前適合的產業,現在不一定適應形勢。”姚建軍認為,上海在勞動力和土地等方面的成本優勢,已逐步消失;對于花卉行業來說,上海不再是一個適合生產的地方,而變成了一個潛力巨大的消費地。
 
      虹華公司的生產基地開始外移。如今,該公司在云南的生產基地達到600畝,在海南也達到了同樣的面積。相比上?;?,這兩個南方基地的生產效率更高。而上海的250畝生產基地,將逐步退出栽培的舞臺,變成物流中心,讓產品在這里出港,同時還將成為研發中心、新品種栽培試驗基地等。
 
      不僅如此,虹華公司還想要進一步轉型,讓農業“接二連三”,探索發展“第六產業”,進一步提高附加值。
 
      菊花的“第六產業”潛力有多大?對此,姚建軍早就做了深入分析。首先,菊花的觀賞性很強,它在品種、色彩、形態等方面有很大的豐富度,觀賞價值高;其次,菊花的花期較長,一朵郁金香只有1周左右,而一朵菊花可以盛開1個月,虹華公司再對其進行早中晚品種的合理搭配,結果去年菊花節的花期達到近兩個月,足以讓市民游客細細品味;第三,在工業化開發上,菊花的衍生產品空間很大,自古以來,菊花就被當做藥材和食材,比如菊花茶、菊花酒、菊花餐等;第四,從休閑文化的角度來說,菊花產業也有很大的商業開發價值。
 
      “上海的都市農業,就應該充分發揮‘都市’的作用。”姚建軍認為,在上海,僅僅種糧賣糧、種花賣花、種樹賣樹,是沒什么大前途的; 必須讓這一塊土地發揮更大的價值,在為市民帶來樂趣的同時,為農民和企業帶來效益。
 
      前年,虹華公司試著辦了第一屆菊花節,并沒有做什么宣傳,結果,偏遠的花田里迎來了3萬人次的游客。去年,雖然天氣一直不給力,出現了連續陰雨天,但第二屆菊花節的接待人次還是攀升到了8萬人次。同時,基地打造的七彩花田航拍照在微信朋友圈被廣泛轉發。不少市民遺憾表示,自己想要去看時,菊花展的花期已接近尾聲,只能等待來年了。
 
     據透露,今年秋天,游客將可以走進花田采摘菊花,然后在現場洗凈、殺菌、烘干,直接加工成花茶帶回家。去年,基地已經進行了產品試驗,結果發現,新鮮茶的口感確實不錯。不僅如此,基地還將嘗試推出“菊花宴”,讓市民游客吃菊花、品文化。
 
      本以為姚建軍只是對菊花著了迷,但沒想到,他對“第六產業”的興趣越來越濃。眼下,他已與周邊公司合作,在基地上種植虞美人、三色堇等花卉,要打造氣勢磅礴的春花節,讓市民游客不必等到秋天,就能再次看到壯觀的七彩花田。
 
      他還想通過大型野外花卉節慶,把周邊“半死不活”的大批農家樂帶動起來,為市民游客提供吃、住、購、采摘等一條龍的周到服務。
 
      遙望第六產業
 
      上海郊區各種農業節慶不少,比如桃花節、菜花節、百花節、荷花節、草莓節、黃桃節等。但是,大體感覺不溫不火。一種特色農產品牽起一條完整而細致的產業鏈,是“一產接二連三”的第六產業所追求的,但這樣的圖景似乎離我們還有點遠。
 
      前些年,市郊有的地方利用原來的油菜田,并未作什么精深開發,就匆匆喊出了“菜花節”的口號。再說草莓,原本聞名的是青浦白鶴鎮,那里還有著“中國草莓之鄉”的美名,但現在,草莓種植在滬郊四處開花,每個地方都不愁沒有采摘客,田頭路邊總是車滿為患。市民的旺盛需求,由此可見一斑。
 
      但這并不是說,農業節慶就不需要動腦筋了。要知道,在我國臺灣地區,哪怕就是草莓一種產品,也能被“吃干榨盡”,形成一條長長的產業鏈,不僅給游客打造好的食材,還給人們帶來精細化的體驗和樂趣。來到這些農業景點,游客既可以采摘、品嘗草莓,在生態型溫室里游玩、喝茶、聊天、用餐,臨走還能買到與之相關的各種衍生產品,比如草莓蛋糕、鮮榨草莓汁、草莓酒、草莓干果等。如此,市民游客收獲滿滿,而農民獲得的附加值也更高了。
 
      此番,中央一號文件明確提出,要發展第六產業,推動農業“接二連三”,實現產業融合發展。這對于上海都市農業來說,是個重大利好。這也意味著,如果滬郊一些地區不動足腦筋,不狠下功夫,不僅是對大都市的特色農業資源,以及潛在大市場的極大浪費,還有可能坐失最好的發展機會。
 
      名目繁多的農業節慶,能否真正達到第六產業水平,關鍵還在于“融合”二字。首先,第一產業能否與第二產業、第三產業聯動,在產業融合中發現更大價值;其次,一個農業基地或是景點,能否把周邊的農家、鄉村資源、文化資源等都有機整合到一起,帶來盡可能豐富的產品和貼心的服務;第三,農業要變身第六產業,還需要借鑒、融合一些現代化的創新理念,要讓“土”變成時尚,讓“土”變得高大上,讓“土”觸摸到人們的鄉愁,進而打動人心。
 
      全國和上海每年大大小小的菊展層出不窮,但許多菊展并沒有太多創新,都是看了幾十年的品種,展示手法基本是盆栽的靜態展示,變不出太多的花樣,因而漸漸變成了小圈子的自娛自樂。松江菊花節是個不錯的案例,不僅擁有2000多種菊花品種,而且采用現代表現手法,將菊花的美最大程度地展現出來,同時能讓市民游客融入其中、互動體驗,符合了現代人的欣賞要求。這是融合新理念、新技術帶來的成效。
 
      記者也有些擔心,前兩年都是大型花海的震撼呈現,今后市民會否出現審美疲勞?這就需要主辦方不斷創新,不斷給市民游客帶來驚喜,讓人們總能獲得不一樣的體驗,特別要在產業融合、資源融合上做透文章。聯想到不少地方的農業節慶,往往是政府部門主導,很大程度上屬于政績工程,沒有最大程度調動市場化力量,因而在創新方面就不會那么迫切,今后若在辦節主體、辦節機制上變一變,可能效果會更好。

 
 
[ 園林人物搜索 ]  [ ]  [ 告訴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關閉窗口 ]  [ 返回頂部 ]

 
0條 [查看全部]  相關評論

 
推薦圖文
推薦園林人物
點擊排行
 
 
菠菜娱乐公司排名 启东市| 天镇县| 西安市| 南阳市| 福安市| 富阳市| 中阳县| 酉阳| 连城县| 牙克石市| 白银市| 衡阳县| 黄石市| 龙江县| 龙川县| 永州市| 克拉玛依市| 舒城县| 景东| 自治县| 景德镇市| 二手房| 万载县| 揭东县| 桂阳县| 普洱| 温泉县| 潮安县| 三台县| 边坝县| 咸阳市| 喀什市| 巩义市| 措勤县| 秦皇岛市| 满洲里市| 桂阳县| 鄄城县| 衡南县| 揭阳市| 临泽县| 华坪县| 库伦旗| 娱乐| 金溪县| 西乌珠穆沁旗| 郯城县| 日照市| 红安县| 河北区| 师宗县| 广饶县| 怀宁县| 元氏县| 武威市| 沂水县| 中宁县| 龙陵县| 通州区| 潜山县| 丘北县| 龙海市| 海原县| 榆社县| 洛阳市| 岱山县| 巴林右旗| 谷城县| 建宁县| 潼南县| 涿州市| 嘉义县| 西藏| 新建县| 深州市| 牡丹江市| 阳东县| 蓝山县| 衡山县| 百色市| 北辰区| 绵阳市| 金湖县| 长兴县| 宜丰县| 塘沽区| 那坡县| 信丰县| 葵青区| 蓝田县| 余干县| 平原县| 崇州市| 阿城市| 闻喜县| 秭归县| 玉山县| 东宁县| 睢宁县| 九龙坡区| 同仁县| 辉县市| 二连浩特市| 遂川县| 满城县| 弥勒县| 阿拉善盟| 渝中区| 武义县| 东港市| 福建省| 德保县| 荔波县| 格尔木市| 昆明市| 加查县| 炉霍县| 南通市| 潜江市| 盐城市| 花莲县| 平遥县| 乐平市| 象山县| 惠安县| 榆林市| 洛浦县| 九龙县| 乌鲁木齐市| 调兵山市| 桦甸市| 上思县| 开远市| 虹口区| 包头市| 黎平县| 黄梅县|